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無敵,從仙尊奶爸開始 > 第377章 自然之心(第二更)
    依弗洛怒吼一聲,“你居然敢侮辱我們的母神,我要和你決斗!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沒有理會依弗洛,只是看著露娜。

    露娜臉上的神情很復雜。

    她知道,這件事是瞞不了太久的。

    母神,已經很久沒有響應過她的祈禱了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次回應,它只告訴了露娜一件事,會有一位人類的強者前來,而暗夜精靈的所有希望也都在這個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在知道這個神諭后,露娜便一直在苦苦等待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的是,好不容易等到薛安出現了,史都克里居然也緊跟著來了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樣?”露娜淡淡道。

    依弗洛一驚,難以置信的說道:“露娜長老!”

    他怎么也無法相信,自己以及整個精靈族賴以生存的神靈,居然已經死去了!

    史都克里卻微微一笑,抬頭看了看議事廳上的樹心,眼神深處閃過一抹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受的到,雖然她死去了,但樹心之中仍然有著無比澎湃的能量,只要你將這枚樹心交給我,我德魯伊一脈會給你們暗夜精靈一個棲身之所,并護佑你們!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的話,讓整個屋里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露娜面無表情的坐著,依弗洛則目瞪口呆,過了好一會才怒吼道:“你們想的美,我的母神大人怎么可能死,你出言詆毀他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說著,依弗洛舉起弓箭便射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微微搖了搖頭,臉上現出譏諷之色,這些箭矢到了近前便全都停住,而依弗洛則漸漸浮起,手腳也被幾根憑空出現的藤蔓牢牢捆縛住。

    “你們的實力流失了多少,自己心里沒數嗎?”史都克里淡淡道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依弗洛現出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這幾年來,他確實無時不刻的不感到自己正在虛弱,心里也有過不祥的預感,卻從未往這方面想過。

    露娜猛然一揮手,“夠了!”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捆縛依弗洛的藤蔓被這一聲直接喝退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依弗洛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而后露娜才冷冷的盯著史都克里,“祭祀閣下,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暗夜精靈一族全都成為你們德魯伊的附庸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這么說?”

    露娜看向奧羅瑞,滿臉的譏諷之色,“奧羅瑞,這就是你所謂的變通么?不過是從被光明教會欺壓轉變為被他們德魯伊欺壓而已,有什么不同嗎?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冷聲道:“露娜,看在我們之前認識,并且德魯伊和你們精靈都屬于自然一脈的份上,我保證會讓你們暗夜精靈過上平靜的日子!”

    露娜卻堅定的搖了搖頭,“不要說了!暗夜精靈是絕對不會離開母神大人的!就算她真的死了,我們也會守護她到最后,哪怕亡族,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“對!哪怕亡族,也在所不惜!”依弗洛沉聲道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冷笑起來,“事已至此,卻也由不得你了!”

    說著,一股強大的自然之力便籠罩了整個議事廳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傲然道:“露娜,以前我和你平分秋色,但現在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,放棄無謂的抵抗吧,我不會傷害你們!”

    露娜決絕的搖了搖頭,“你知道的,那絕對不可能!”

    然后她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薛安。

    想讓薛安盡快帶著伊莎貝拉和尤娜離開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剛剛也注意到了薛安的存在,但一個人類而已,他并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薛安卻微微一笑,然后沖露娜微微一點頭,“很抱歉,我并不能帶著伊莎貝拉離開!”

    露娜一愣,臉上現出了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則冷笑一聲,認為薛安是在自己的壓力下屈服了。

    可接下來薛安的話卻將他驚住了。

    “實際上,我剛剛和你們的母神取得了聯系,她現在確實很虛弱,但還沒有死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讓露娜也愣住了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已經很久沒有跟母神取得過聯系了,這個男人卻能溝通到母神?

    史都克里的面色陰沉下來,“人類,我奉勸你還是少管閑事為好!否則……。”

    薛安淡淡道:“否則什么?秘境之外的黑暗德魯伊都是你的手下吧?是準備談不攏然后直接將暗夜精靈一族一網打盡么?”

    這句話讓史都克里面色大變,“你……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然后咬牙恨聲道:“你說沒死就沒死?那怎么她一直沒有出現過呢?要知道,我現在可是在她的心臟內對付她的代言人啊!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的話中滿是嘲諷。

    薛安卻沒有搭理他,而是手指輕揮,在空中劃出一個玄妙的法決,隨手一揮,法決便印在了議事廳的屋頂之上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一陣輕微的顫動之后。

    一個滿是疲憊的女聲出現于在場眾人的心中。

    “露娜,這些日子,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。

    露娜渾身一震,然后激動的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依弗洛更是神情激動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母神大人!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面色卻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他此來正如薛安所說,是做好了充分的準備的。

    如果談攏了,那自然更好。

    若是談不攏,那么就直接出手搶奪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的是,中間卻突然出現了一個薛安。

    現在母神重新出現,打亂了他全部的計劃。

    猶豫了片刻后,史都克里的臉上逐漸浮現出狠戾之色,獰笑道:“就算她沒死又能怎樣?她的氣機都已經衰敗到這副模樣,活著和死了有什么分別?依然不能護佑你們暗夜精靈一脈!”

    “所以,這次的樹心,我是要定了!”

    隨著話音,史都克里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整個人漂浮到半空之中,無數的枝椏藤蔓出現在他身后,如群蛇一般游走。

    “殺光他們!”史都克里冷聲喝道。

    奧羅瑞一愣,驚叫道:“祭祀大人,您答應過得,不會傷害到精靈族人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道藤蔓如蛇般直接纏繞到他的脖頸上,然后將其提到半空之中,用力一絞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頭顱落地。

    史都克里冷聲道:“我答應過你么?而且今日,誰敢不從,死!”

    這血腥的一幕讓露娜還有聞訊趕來的精靈族人全都驚叫一聲。

    露娜更是怒吼道:“史都克里,你根本不配擁有自然之心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叫自然之心?弱肉強食,方才自然!”

    史都克里說著,無數的藤蔓直奔露娜而來。
体彩北京单场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