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艦載特重兵 > 第198章 磨難重重的調炮(2)
    聽了大東的話,王愛國感覺胸口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什么叫沒有配發啊,這也有三米呢,這要是腳一滑……

    余志乾此時嘆了口氣道:“其實配發了沒有用,你看著上面有地方給你固定安全繩嗎?主炮就是這樣,條件比較艱苦,爬上爬下也正常,自己小心點就行了。而且部隊為什么讓你鍛煉身體?”

    “為啥?”王愛國和大臉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    余志乾摸了摸下巴道:“身體好,耐摔。”

    王愛國語塞,差點背過去。

    很快,大東就下來了,然后對王愛國道:“你以前是大臉的班長,那就由你開始吧。來,你也上去,看看這個表。”

    “上去?”王愛國抬頭看了看三米多高的天花板,內心有點崩潰。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這里東西都很堅固的,很安全的。而且你那么多肉,掉下來也不會有事情的。”大東笑的極為爽朗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把最后半句話給我收回去,這也太不會嘮嗑了吧。”

    不過雖然內心是拒絕的,但是作為一個軍人王愛國覺得自己還是必須拿出那悍不畏死的勇氣,勇敢的登上這‘天梯’。

    于是王愛國學著大東剛才的路線,一腳踏在了墻上那塊翻下來的鐵板,然后縱身一躍……鐵板折了。

    大東:“…….”

    大臉:“…….”

    余志乾:“…….”

    王愛國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大東驚訝的看著被王愛國踩折的鐵板,一臉震驚的道:“這玩意是裝備部專門安裝的,安裝的時候,他們說能承受三百斤呢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,他外號王三百,體重三百。”大臉這個時候很淡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臉,別給我找的機會,不然撕了你的嘴!”王愛國怒氣沖沖的在心里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就這樣調炮第一天,大家維修的第一件東西,居然是用來爬炮的腳踏板。

    不過真的維修的時候大東才發現,這鐵板不是王愛國踩折的。準確的說鐵板沒有事情,斷下來的是邊上用來固定的插銷。

    這個插銷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,導致了本來用來固定鐵板的部分磨損了。所以王愛國才能一腳把鐵板給踩翻。

    得知了真相,王愛國總算舒了口氣。然后他三百這個頭銜是扔不掉了。

    對此王愛國感覺都快瘋了,這都來到第二個,不對,算上煞11的話都是第三個連隊了,怎么這個三百的外號還在呢?

    重新修理了一下后,腳踏板很快又能用了。于是王愛國再次翻身爬到了炮上。

    到了炮上,大東在下面大喊道:“看到表了嗎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王愛國點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看下那條紅線,你看指針到紅線了嗎?”

    王愛國仔細看了看表,旋即點點頭道:“好了,而且還超出去了一些呢。”

    王愛國說完,大東沒好氣的道:“你要和表處于一個水平面,你那樣看是不準的。”

    “水平面?”王愛國一愣,然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狀態。

    炮的上方已經接近天花板了,所以上面的位置實際上非常狹小。

    然而大東雖然人高,但是他瘦啊。于是上來后,他是保持蹲著的姿勢。

    可王愛國不一樣,這地方太過狹小了,為了深入他是趴著進來的。

    就趴著這種狀態,還要呈水平狀?怎么擺?

    大東似乎也發現了自己說的這話為難了王愛國,于是無奈的擺擺手道:“罷了罷了,你下來吧,你待久了,我怕炮被你壓壞。”

    “班長,作為你們班新來的一份子,你這樣嘮嗑是會失去本寶寶的。”王愛國趴在炮上頗為無奈的喊道。

    一會兒工夫后,王愛國和大臉總算完成了查看油氣表的任務。

    隨后大東又帶著兩人來到了炮管的中間部分。

    “這里和你們再說一下,除了檢查油氣量,我們還有一些事情是必須做的。比如說清晰撞針和炮閂。這里要說一下,只要是擊發裝置,小到手槍大到主炮都有炮閂和撞針這種東西。而我們主炮射擊前要記得清晰。來,王愛國,你來試試把撞針取出來。”說著大東遞給了王愛國一把老虎鉗。

    王愛國愣愣的看著老虎鉗,有點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很快,大東又指了指前方,這一次王愛國看清楚了,原來前面有一個類似底蓋的東西,而底蓋中間有一條豎杠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交給我吧。”王愛國神色凝重點了點頭,然后拿著老虎鉗走上了前。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午餐的時間,午餐的時候,沈龍打完了飯菜然后就走到了王愛國的身邊。

    此時的王愛國難得的沒什么胃口,看著眼前的餐盤也只是用筷子隨意的翻著飯菜并沒有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講實話,這種行為在王愛國身上出現是很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所以沈龍疑惑的看向了王愛國,結果剛看到王愛國的臉,沈龍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干啥了?開天眼了?”

    看著沈龍那驚訝的表情,王愛國翻了個白眼,頗為無奈的道:“教導員,你能不能好好聊天啊。什么開天眼了,你以為我是楊戩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額頭上是什么東西?”說著沈龍伸手摸了摸王愛國的腦門,然后發現果然是一個很大的瘤。

    王愛國嘆了口氣道:“這不早上艦長說要打炮嗎?于是我班長就帶著我去調炮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這不挺好嗎?”沈龍愣愣的說道。

    王愛國點點頭:“恩,是挺好的。他先教我看了一下油氣量,然后又教了我更換撞針。”

    “作為一個炮兵,這是應該學會的東西啊。”沈龍點點頭又道。

    王愛國翻了白眼,無奈的道:“可是他沒有告訴我,撞針后面有一根長32公分的彈簧啊。”

    沈龍:“???”

    很快沈龍就從王愛國這里把所有的事情弄明白了,這撞針更換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。首先你要把撞針的底蓋拆出來,你才能把撞針拆出來。

    但這個底蓋后面有一根特別粗特別長的彈簧,雖然大東提醒了王愛國,但是王愛國根本沒有在意,因為他根本不理解一根長32公分的彈簧有多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就成了‘二郎神’,頂著一個碩大的天眼在這里吃飯。
体彩北京单场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