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武俠之無限抽卡 > 第五百一十二章·不見棺材不流淚(第二更)

第五百一十二章·不見棺材不流淚(第二更)

    聽到曹節喊出的殺字,霎時間,從周圍沖過來二十幾名霜降司的武者,全部都是四罡境。

    安重山眉頭一皺,他知道霜降司什么實力。

    就算是當初那沒死的司主在的時候,也不過就四名副司主和八名四罡境的武者而已,算上司主自己也一個才十三名四罡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可現在怎么一下子就沖出來二十幾名四罡境的武者?

    這一幕,讓安重山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曹節看了一眼安遠閣的眾人,“諸位,我勸你們,最好還是不要反抗。否則的話,死了也是白死。我們多少人,你們多少人,一目了然。不是嗎?”

    安重山知道,如果要動手的話,那么他們安遠閣的這些武者,必然討不到便宜。

    況且在安遠閣之中并不只有武者和鍛造師,還有不少他們的家人。

    一旦發展爭斗,必然有無辜之人受傷。

    “好!老夫就跟你們走一趟,我倒是要看看。這個新來的小子到底能翻出來多大的浪花!”

    很快,霜降司的人將安重山等人帶走。

    只不過安重山不知道的,曹節帶著人將他們帶走之后,又有人回來繼續將安遠閣其他所有的人都抓走了。

    上到武者鍛造師,下到仆人管事甚至是家眷親屬,只要是在安遠閣的人,一個都不剩,全部都帶走。

    霜降司占地面積很大,尤其是牢房里,上千人都可以放下。

    況且安遠閣上上下下一共才不到五百人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讓可不是真的想要調查什么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,是整個安遠閣。

    上午吃過飯之后,張讓來到議事大廳,派人將安重山和安遠閣所有的四罡境武者都請上來。

    安遠閣雖然是很出名的二流江湖勢力,可四罡境的武者,算上安重山也一共才五個人而已。

    張讓看著這僅有的五名四罡境的武者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安閣主,久仰大名。想不到第一次見到安閣主,竟然是在我霜降司的議事大廳,我一直以為,會是在醉仙樓的最好的包間呢。”

    安重山自然知道張讓的這話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讓你失望了。我和你們霜降司的人,關系一向不好。所以,能不見面,最好永遠都不要見面。”

    張讓點了點頭,“安閣主這句話,我很認同呀!我這個人平日里做事,也是如此。能不見面的人,我最好永遠都不要見面。所以,那些我不想見面的人,我都宰了。哎呀,抱歉忘記自我介紹了。在下張讓,在江湖之中,有一個小小的綽號,人稱‘十里血神’。”

    安重山聽到這個名字,不由得就是一驚。

    其他安遠閣的武者聽到這個名字,猛然想到,這一位不是當初在龍亢渦河一戰之中,斬殺了幾十名四罡境武者的潛龍榜上的那一位嗎?

    他不是被劍雨山莊追殺,后來下落不明了嗎?

    怎么現在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而且還成為了霜降司的司主。

    安重山也是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他聽說了霜降司新來的司主的名字叫張讓,但當時自己并沒有多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是十里血神張讓?”

    安重山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張讓笑著點了點頭,“不錯,我就是十里血神張讓。諸位,不會才知道是我吧。我在河東郡,二流江湖勢力前前后后滅了七八個,就連一流江湖勢力凌天劍派都被我滅了。你們雁門郡的消息,如此閉塞嗎?”

    江湖之中,每天都有新的江湖勢力建立;每天也都有舊的江湖勢力被覆滅。

    可以說,誰生誰死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這半年里,河東郡的江湖,的的確確是有些動蕩。

    不過大家也就是聽一個熱鬧而已。

    再說,張讓是潛龍榜上的二十幾名,又不是第一第二,又有多少人會真正去在是一個二十幾名的人到底在做什么呢。

    唯有你做出很大的事情,才會有人注意到你。

    例如當初張讓促成的雙龍山之戰,獨龍山莊與蝶舞山莊,南北兩大山莊聯手,對付劍雨山莊,粉碎了其與西蜀武侯山莊的聯盟。

    像是這樣大到影響江湖格局的事情,其中的關鍵人物,才能被人清晰地記住。

    五個人萬萬沒想到,當初攪動風云的張讓竟然還沒死,而且還成為了霜降司的司主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們來,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此刻,安重山已然開始有些擔憂了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不知道張讓最近這段時間都做了什么,但張讓能得到十里血神這樣的綽號,絕不僅僅是因為其戰斗力強而已。

    更多的還是因為他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張讓淡淡一笑,“自然是和我霜降司副司主之死有關。”

    安重山馬上解釋道,“我雖然和你們霜降司前任司主關系不好,但你們副司主死的這件事情,絕對和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。也和我們安遠閣一點兒關系都沒有。況且,沒有人會為了殺他專門找我們購買兵器吧。”

    張讓看著安重山一臉驚慌,哈哈一笑,“安閣主不必緊張,您說的話我都知道。我更知道,這件事情,你們安遠閣是無辜的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張讓玩味地一笑,“我就是想要找你們安遠閣的麻煩。誰讓你們安遠閣在中陵城發展,還擋住了我霜降司的路呢?”

    說著,張讓的臉色不由得一變。

    “現在,擺在你們安遠閣面前的有兩條路。第一條路,你們認罪,我滅了你們安遠閣的所有武者,剩下的鍛造師都留在我霜降司,成為我霜降司的鍛造師。第二條路,我證明你們安遠閣無罪,但作為交換條件,你們安遠閣要宣布加入我霜降司,您安閣主也要成為我霜降司的副司主之一。當然,你們也可以對外出售兵器,但同時也要為我霜降司的武者鍛造兵器。”

    張讓說著,伸出兩根手指在眾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腳下的路要怎么做,你們自己選擇。只是選擇之前要考慮清楚。這可不是關乎你們五個人,或者你們自己臉面的事情。其中還涉及到你們安遠閣上上下下幾百口人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,安重山才終于明白,為何天下風樓要給張讓十里血神這樣一個綽號。

    不答應,安遠閣所有人都要死,自己相信,這種事情,張讓做得出來。

    答應的話,從此以后,安遠閣就不再是安遠閣,而是霜降司的附庸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自己敢不答應嗎?

    哎——

    一聲無奈地嘆息之后,安重山朝著張讓一拱手,同時單膝跪下,“屬下安重山,拜見司主。”
体彩北京单场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