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金鱗 > 第829章 郁悶的魔主
    杜云筱冷哼一聲,玉手一抬,一掌拍向了刀光,心隨意動,一枚枚飛劍靈光大放,齊齊沖著人影所在的方向襲去,身影一晃,沖著一側避開,靈覺掃過,要找到這道人影的位置,實施第二波神魂攻擊。

    另外兩個方向,兩枚飛劍一左一右地交叉而來,斬向了那道人影,一青、一赤兩道劍光矯若游龍,卻是許如意、杜媚娘二人發起了攻擊。

    另一側,兩聲轟鳴巨響聲中,袁巴元揮動手中狼牙棒接連擊碎了刀光,身軀卻也如炮彈般向后向下倒飛,口中狂噴鮮血,緊跟著,轟隆一聲大響,撞入了湖水之中,本已受創,斷了腿,臟腑、筋脈碎裂,這刀光兇猛,他破開了刀光,卻擋不住這兇猛攻擊。

    掌影擊碎魔焰翻滾的刀光,一枚枚飛劍破開魔焰,可那道人影卻如憑空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滾出來!”

    杜云筱失去了攻擊目標,怒發如狂,猛然間靈覺外放,眉心間金青兩色月影狂閃,直接沖著那方虛空發起了神魂攻擊,這樣的攻擊面積大,威力,卻自然要小許多。

    一道道透明狀的漣漪如波浪般在空中飛舞,眨眼之間已是傳至萬丈開外,虛空之中,那道被黑霧包裹的身影再次現出,已遠離了方才的站位,隔著黑霧隱約可見,內中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,身披血色披風,面容有黑霧繚繞,似乎是在變幻不定,一對瞳仁暗紅,如野獸的雙眸般兇光四射擇機而噬。

    手中長刀一揮,一片密密麻麻的刀光直奔杜云筱襲去,陣陣濃濃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,緊跟著,掉頭就走,身法迅捷,幾個起落間已是到了萬丈開外。

    眼看著刀光兇猛,杜云筱沒有去抵擋,而是身影一晃,直沖云霄,避過了刀光攻擊。

    想要捕捉那名男子的身影發動針對性的神魂攻擊時,那男子已逃遠。

    神魂攻擊無聲無息迅捷如電,用來攻擊境界低的修士時,一擊之下甚至能把百人、千人擊倒,可若是攻擊神魂之力相當的修士,一擊不中,被對方警覺防備之后就很難鎖定并傷到對方。

    這男子的神魂之力肯定要弱于杜云筱,這才會中招,這才會轉身而逃,可卻也弱不了太多,否則的話,已被重創暈倒。

    猶豫了片刻,杜云筱并沒有追上前去,而是駕馭飛劍沖著這男子發起了攻擊。

    許如意、杜媚娘同樣是紛紛駕馭飛劍攻向了這男子,而杜媚娘的身畔此時光影閃爍妖氣翻滾,一頭身長丈許的巨獒出現在了虛空之中,這巨獒通體金毛,口中獠牙畢露,一對碧綠色的眼眸中全是暴戾之色,昴首一聲悶雷般吼叫,左右一望,騰空而起,追向了那名男子。

    那名男子沒有回頭一戰的意思,身影如一個跳蚤般上竄下跳,躲過一枚枚飛劍的攻擊,偏偏遁速還不慢,片刻間已是逃出了百里之外,身周魔霧翻滾。

    一枚枚飛劍竟是無法傷到這男子,而碧眼金獒在其身后緊追不舍同樣是追之不上。

    突然,這男子的身影竟在空中一閃不見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金兒,回來!”

    杜媚娘心中一驚,失聲尖叫。

    下一刻,碧眼金獒頭頂上空血光一閃,一道十余丈長的刀光斜劈而下,直指碧眼金獒的脖頸,碧眼金獒大駭,猛然向前一個大跳,這一刀沒斬在脖頸之上,卻是斬在了碧眼金獒的屁股之上,悶響聲中,碧眼金獒的身軀沖著湖面飛墜,屁股之上出現一道深深的傷痕,血肉翻卷。

    虛空中,那道人影再次現出,手中長刀一揮,一連串刀光飛出,斬向了逼近的飛劍,斬向了碧眼金獒,緊跟著,再次轉身而逃。

    無論是這飛劍,還是碧眼金獒,皆不是那么好對付的,這四人神通太強,不能戀戰。

    片刻間,此人再次向前逃出了百余里。

    碧眼金獒吃了個虧,不敢再追,掉頭而回。

    杜云筱面色一陣陰晴不定,打量著越逃越遠的那道人影,又扭頭望望遠處的赤血峰,猶豫了片刻,抬手沖著水面一抓,轟隆一聲大響,湖水沖天,雪雕無頭的龐大尸身沖出水面。

    祭出一只空間手鐲,麻利地收起雪雕的尸體,打量了一眼剛剛從湖中沖出來的袁巴元,冷聲道:“走!”

    說罷,騰空而起,駕馭遁光沖著赤血城南飛遁而去,心隨所動,遠處正在追敵的一枚枚飛劍紛紛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以她的神通,追上這男子不難,可她雙耳失聰,內腑有傷,筋脈骨骼有斷裂,再加上不知道這男子深淺,哪里敢去追擊?

    這男子是誰?是妖族大圣李魚嗎?若是李魚,那可不是銀星境界,至少也是金星七階的神通,可這男子身周魔霧翻滾,像是一名魔修。

    無瑕去多想,此地太危險了,不能多待,這樣的人物有兩三個在此,很有可難會被人殺死,此界修士,沒有想像中那么弱,這李魚,也絕不簡單!

    杜云筱的聲音再大,其它三人也聽不到,可看到杜云筱離開,三人卻是第一時間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的袁巴元放出一頭黑豹,飛身落在了黑豹背上,他已經跟不上前方三人的遁速,只能喚出戰獸來代代步。

    不多時,兩方人馬已從兩個方向遠離了赤血城。

    赤血城再次恢復了寂靜,赤血峰下的靈獸、猿猴竟是一只不見,方才的那聲巨響可謂是驚天動地,把這些獸類嚇壞了。

    而在赤血城南側山門之外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峰上,一只不起眼的灰毛猿猴蹲在一株不起眼的大樹上,盯著天際頭,盯著越走越遠的杜云筱等四人,眼珠滴溜溜亂轉。此猿正是靈猿白眉,被趙青特意留在了赤血城,觀察動靜,以它如今的神通和修煉的秘術,收斂氣息變身一只普通猴子,沒任何難度。

    因為它的緣故,赤血城山門數量最多的妖類就是猴子,種類多達幾十種,數量上萬,山門內外隨處可見,趕都趕不走,正因如此,它留在這里最安全,可它沒想到,竟然這么倒霉,杜云筱等四人進入赤血城山門之時,正是從這個方向,離開時,又是從這個方向。

    桃花島距離雖遠,方才驚天動地般的巨響它卻聽到了,杜云筱四人此刻的狼狽模樣,他也看到了,不明白發了生什么,明明赤血城精銳已撤離了,怎么還會爆發這么猛烈的大戰?有心想回去看看,卻又不敢,幾番猶豫后,它還是沒有離開這座山峰,決定等天黑之后再回山門內看看動靜。

    桃花島,此刻已徹底變了模樣,大半座島嶼都沉在了湖底,整個島嶼之上的建筑全部被摧毀,一座座山峰倒塌變形。

    早在“裝修”這幾間洞府之時,李魚就帶著青鱗、鐵猴子,在洞府下方以及四周石壁之中埋下了高純度的太安,輔以十余座相關聯的法陣,一半的法陣用來保濕、禁錮,一半的法陣用于輔助激發并提升BZ威力,十余座法陣全部啟動之后,只有要人動了“引信”,就能觸發危機,等著中招。

    平日里,法陣根本就不會全部啟動,即使是有人以巨力從外部毀了這洞府,也難以引爆下方的裝置。

    知道這個秘密并能開啟所在大陣的,也只有李魚、青鱗、鐵猴子、趙青四人,最初,李魚是準備用來對付魔主、公孫無極等強敵,沒想到,今日卻派上了用場,只可惜,杜云筱等四人神通強大,如此猛烈的攻擊,四人竟然只是雙耳失聰,骨骼、內臟、筋脈受創,并附帶外傷,卻要不了命。

    當然,這傷勢,沒有個十天半月的時間,無法全復。

    而隨后的偷襲者,卻是魔主,這些年,魔主一直在青州境內,在赤血城周邊晃蕩,冷眼旁觀著赤血城的變化,越看就越是心驚,越覺得李魚不一般,當世人都傳說李魚是齊天大圣轉世時,他更加不敢貿然侵入赤血城找李魚的麻煩,反而是渴望著李魚快速成長,兌現承諾,殺入魔域。

    最近三年,魔主索性改頭換面地躲在了青州城中,扮成了一名散修潛心靜修了起來,沒想到,昨日,青州城眾修突然紛紛棄城而逃,他也跟著“逃”了出來,只可惜得到的消息晚了,沒能抓到赤血城銀星、紫老問個究竟,抓了幾個赤星、藍星弟子,沒弄明白原因,他就跑到了赤血城,想要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他比杜云筱四人來得更早,偷偷潛入了赤血峰上轉了一圈,又跑到了這桃花島上,想探探李魚閉關的洞府,就在此時,杜云筱四人到了,察覺到動靜,他及時躲了起來,悄悄去往了桃花島一側的另一座小島之上存身。

    結果,躲過了一劫,這驚天動地般的巨響徹底嚇到了他,暗道僥幸,若不是杜云筱四人來得及時,說不定倒霉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看到杜云筱四人狼狽的模樣,他一直在猶豫著要不要動手,這四人的神通太強,讓他忌憚,沒想到,隱藏的如此之深還被杜云筱發現,逼得他大打出手,結果卻沒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更多的是驚嚇,太恐怖了,幸虧這些年沒來找李魚的麻煩,幸虧方才在桃花島上沒來得及進入李魚的洞府中查看,在赤血峰上,他倒是打開過多間洞府觀看。

    杜云筱四人的身份來歷讓他疑惑,赤血城眾修的逃離,恐怕正是因為這四人,不過,和這四人比起來,他更不想招惹李魚,招惹了這四人,他還有逃走的機會,招惹李魚,誰知道李魚有什么大殺招在等著他?

    仙符、爆炎法器……如今就連洞府都會爆炸,太恐怖了!

    以李魚的性子,肯定會殺個回馬槍的,這四人,不會有好下場。

    看來,要繼續躲起來,就躲在這赤血城附近,或者去扮成赤血城紫星長老,靠近赤血城權力中樞,他要第一時間掌握赤血城動向,好好見識見識李魚的手段,看看有多少人來送死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轉身沖著青江郡方向而去……
体彩北京单场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