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龍抬頭 > 1377 請君入甕
    不光是周晴,少林四老也是氣得個個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這個孽徒,這個孽徒!”伏龍和尚雙拳緊握,眼都噴出火來。

    在這之前,向大力四處為非作歹,消息傳到少林寺里,釋方丈和少林四老雖然生氣,但也沒有想過下山去追殺他,畢竟已經將他開除出門,更何況還有國家在追捕他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向大力還是死性不改,加入戰斧不說,連自己徒弟的女人都不放過,實在無恥和不要臉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氣死我了、氣死我了!”伏龍和尚哇哇直叫。

    我來之前就打定主意要殺向大力了,我可不是童耀,我沒受過飛龍特種大隊的思想教育,不是非得抓活的才行。之前在濟城的那段時間,我就看出來向大力不是個東西了,他還有臉看不起童耀,在我看來童耀比他高尚一萬倍,他和童耀相比,一個地下、一個天上。

    殺歸殺,怎么殺卻是個問題,s級通緝犯向大力,再加一個a級改造人,以及不知數量和戰斗力的手下……

    任務顯然是非常艱巨的。

    我先安撫好了眾人的情緒,接著問道:“向大力見到你們幾個,真的連手都不敢還,乖乖的投降么?”

    伏龍和尚說道:“是的,只要我們五個一起現身,給他十個膽子,他也不敢動了。”

    這么看來,向大力不只是害怕五行兄弟,還害怕少林五老,而且相比較的話,更怕后者。見了五行兄弟,向大力估計還敢反抗,見了少林五老動都不敢動了最好是這樣的,那就一定能干掉他。

    我沉沉道:“得想辦法將他給引出來,還得是單獨引,務必分開他和馬丁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顯然沒什么好辦法。

    周晴立刻說道:“我來!”

    我詫異地看著她:“你怎么來?”

    “我能將他引出來的……”周晴咬牙切齒地說:“你們直接說吧,將他引到哪里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左右,指著遠處的一個小土坡說:“就在那吧。”

    那個地方挺好,遠離了別墅區,不會被人發現。

    “好,你們先去埋伏,我將向大力引到那里!”說著,周晴站起身來就要過去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驚,將她拉住,說你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們去埋伏吧,不用管我!”周晴將我甩開,大步朝著別墅走去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沖著伏龍等人說道:“走,咱們去等著吧!”

    我們幾人便在黑暗之中潛行,很快就到達了那塊小土坡,接著又在四處埋伏好了。我們各自透過草葉,朝著那棟別墅看去,就見周晴已經走到門口,很快就沖出來幾個人,將她給押進去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砰砰直跳,我幾乎能猜到她要做什么了,但是能否成功,真不一定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邊的周晴,剛被押進別墅,向大力立刻就迎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白雪姑娘,你可算是來了!”向大力兩眼放光,朝著周晴撲了上來,抱著周晴就要一頓狂啃。

    馬丁跟在后面,看著向大力這個樣子,不禁暗自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周晴立刻摸出一柄匕首,對準自己的喉嚨,咬著牙說:“不要過來,否則我自殺了!”

    向大力趕緊站住腳步,搓著手說:“小美人,你別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葉良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他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帶我去見他!”

    “行,你跟我來!”向大力嘿嘿笑著,倒也沒把周晴放在心上,畢竟鴨子已經燉進鍋里,也不怕她會飛走了。

    向大力帶著周晴往某房間走去,馬丁并沒有跟上去,而是返回自己屋內。

    他們師徒之間的事,馬丁并不想摻和。

    向大力將周晴領進一間屋子之后,周晴一眼就看到了葉良,頓時哭嚎著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葉良被綁在一根柱子上,鼻青臉腫、渾身是血,人也奄奄一息。看到葉良這樣,周晴別提有多心疼,眼淚瞬間就止不住了。其實直到現在,周晴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喜歡葉良,但是她和葉良確實已經是一體了,誰都離不開誰,好像親人一樣緊密。

    “葉良!葉良!”

    周晴輕輕地叫著,顫抖地撫摸著葉良的臉。

    這幾天下來,向大力每天都會毆打葉良一頓,葉良早就陷入昏迷之中,直到聽見周晴的呼喊聲,才昏昏沉沉地睜開了眼。看到周晴,葉良先是一驚,接著便顫抖地說:“你……你怎么還是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放不下你!”周晴流著淚說:“我好怕失去你!”

    “我都讓你走了,你還回來干什么啊……你……”葉良又急又氣,差點又要昏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來救你,我一定要救你出去……”周晴哭得泣不成聲:“我們離開這里,再也不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救得了我……”葉良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“能的,一定能!”

    周晴擦了擦臉上的淚,回過頭去看著向大力說:“要怎么樣,你才肯放過我們兩個?”

    向大力笑呵呵道:“你倆做出那樣的事,還指望我放過你們,是不是白日做夢?就算是我同意,馬丁也不同意啊!”

    “你還得聽馬丁的話?”

    周晴這么一說,讓向大力有些不爽了:“開什么玩笑,我怎么會聽他的話?”

    “對啊,葉良是你徒弟,是殺是放,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,干嘛要別人同意呢?之前是我倆做得不對,我們認栽,但萬事總有個解決的辦法吧,怎樣才能彌補我們倆的過錯,你就直接開個條件,但凡我能做得到的,我都會滿足你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向大力的口水又快流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陪我睡一覺,我就放過你們兩個!”向大力說著,便餓虎撲食一般朝著周晴撲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葉良嘶啞著嗓子,一雙眼睛仿佛噴出火來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聲,周晴再次拿出匕首,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向大力趕緊站住了腳步,他想玩活的,不想玩死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同意,那就沒辦法了……”向大力陰沉沉地說著,目光之中閃著殺氣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說不同意……”周晴說道:“能換個地方么,我不想在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說去哪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在這個別墅里面,在哪都行!”周晴有些顫抖地說:“我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沒問題,地方你隨便挑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會放了葉良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堂堂金剛羅漢,怎么可能出爾反爾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帶著葉良,完事以后我們就走!”

    “可以、可以!”

    向大力完全被色欲沖昏了頭腦,根本沒有想到這是個計,更何況區區周晴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向大力把葉良解了下來,提著葉良就往外走,周晴默默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葉良幾乎要崩潰了,不斷地說著:“不要啊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葉良怒急攻心,但他根本掙脫不開,別說他受了很重的傷,就是一點事都沒有,他在向大力面前也像一只雞仔。

    向大力提著葉良,大踏步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馬丁聽到聲音,出來一看,問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去解決點私事!”

    馬丁猜出來向大力要干什么,皺著眉說:“在這里還不夠嗎,干嘛要跑到外面去,現在是非常時期,最好不要輕舉妄動!”

    向大力嘿嘿一笑:“放心,不會走太遠的,再說了怕什么啊,咱們已經布下天羅地網,飛龍特種大隊的人要是進入齊魯,咱們還能得不到風?”

    “哎,你……”

    馬丁還想阻攔,但是向大力已經提著葉良走出門去,周晴一樣跟出去了。

    馬丁再次搖了搖頭,說道:“可別走遠了啊,早點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向大力一手提著禪杖,一手提著葉良,站在門口笑呵呵道:“白雪姑娘,你看咱們去哪?”

    周晴看看左右,假裝不經意地指著某個小土坡說:“就那邊吧……”

    向大力一看,頓時還挺滿意,那里不近不遠,如果真有什么特殊情況,也來得及再返回來。

    “好,就那里吧!”向大力提著葉良,大踏步地往前走去,顯然已經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周晴緊跟兩步,還有些不放心地說:“你真的會放了葉良吧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了,他好歹是我徒弟,我哪舍得真的殺他?”向大力一邊說,一邊哈哈哈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笑聲震動四野,我和少林四老當然也聽見了。

    埋伏在草叢中的我們,每一個都做好了戰斗的準備。

    向大力提著葉良走在前面,周晴跟在后面,葉良幾乎已經崩潰,他的眼淚混著血水往下淌著。他一絲一毫的力氣都沒有,除了沖著周晴干啞地喊幾聲“不要啊”之外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很快,兩人就到了土坡上。

    北風吹來,山風呼嘯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,向大力把葉良丟在地上,急不可耐地朝著周晴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晴站在黑暗之中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葉良吃力地在地上爬著,想要上去阻攔向大力,但無論他怎么做,都趕不上向大力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”葉良痛苦的哀嚎聲響徹夜空。
体彩北京单场玩法